欢迎访问好孩子儿童资源网!

朝花夕拾摘抄400字

关键词:朝花夕拾
1、总觉得不大合适,可是无法形容出这不合适来现在是发现了大致相近的字眼了,“乌烟瘴气”,庶几乎其可也只得走开近来是单是走开也就不容易,“正人君子”者流会说你骂人骂到聘书,或者是发“名士”脾气,给你几句正经的俏皮话不过那时还不打紧,学生所得的津贴,第一年不过二两银子,最初三个月的试习期内是零用五百文于是毫无问题,去考矿路学堂去了,也许是矿路学堂,已经有些记不真,文凭又不在手头,更无从查考试验并不难,录取的
2、自从所谓“文学革命”以来,供给孩子的书籍,和欧、美、日本的一比较,虽然很可怜,但总算有图有说,只要能读下去,就可以懂得的了可是一班别有心肠的人们,便竭力来阻遏它,要使孩子的世界中,没有一丝乐趣北京现在常用“马虎子”这一句话来恐吓孩子们或者说,那就是《开河记》上所载的,给隋炀帝开河,蒸死小儿的麻叔谋;正确地写起来,须是“麻胡子”那么,这麻叔谋乃是胡人了但无论他是什么人,他的吃小孩究竟也还有限,不过尽他的一生妨害白话者的流毒却甚于洪水猛兽,非常广大,也非常长久,能使全中国化成一个麻胡,凡有孩子都死在他肚子里
3、这些鬼物们,大概都是由粗人和乡下人扮演的鬼卒和鬼王是红红绿绿的衣裳,赤着脚;蓝脸,上面又画些鱼鳞,也许是龙鳞或别的什么鳞罢,我不大清楚鬼卒拿着钢叉,叉环振得琅琅地响,鬼王拿的是一块小小的虎头牌据传说,鬼王是只用一只脚走路的;但他究竟是乡下人,虽然脸上已经画上些鱼鳞或者别的什么鳞,却仍然只得用了两只脚走路所以看客对于他们不很敬畏,也不大留心,除了念佛老妪和她的孙子们为面面圆到起见,也照例给他们一个“不胜屏营待命之至”的仪节
4、然而在较古的书上一查,却还不至于如此虚伪师觉授《孝子传》云,“老莱子……常衣斑斓之衣,为亲取饮,上堂脚跌,恐伤父母之心,僵仆为婴儿啼”(《太平御览》四百十三引)较之今说,似稍近于人情不知怎地,后之君子却一定要改得他“诈”起来,心里才能舒服邓伯道弃子救侄,想来也不过“弃”而已矣,昏妄人也必须说他将儿子捆在树上,使他追不上来才肯歇手正如将“肉麻当作有趣”一般,以不情为伦纪,诬蔑了古人,教坏了后人老莱子即是一例,道学先生以为他白璧无瑕时,他却已在孩子的心中死掉了
5、赛会虽然不象现在上海的旗袍,北京的谈国事,为当局所禁止,然而妇孺们是不许看的,读书人即所谓士子,也大抵不肯赶去看只有游手好闲的闲人,这才跑到庙前或衙门前去看热闹;我关于赛会的知识,多半是从他们的叙述上得来的,并非考据家所贵重的“眼学”然而记得有一回,也亲见过较盛的赛会开首是一个孩子骑马先来,称为“塘报”;过了许久,“高照”到了,长竹竿揭起一条很长的旗,一个汗流浃背的胖大汉用两手托着;他高兴的时候,就肯将竿头放在头顶或牙齿上,甚而至于鼻尖其次是所谓“高跷”、“抬阁”、“马头”了;还有扮犯人的,红衣枷锁,内中也有孩子我那时觉得这些都是有光荣的事业,与闻其事的即全是大有运气的人,——大概羡慕他们的出风头罢我想,我为什么不生一场重病,使我的母亲也好到庙里去许下一个“扮犯人”的心愿的呢?……然而我到现在终于没有和赛会发生关系过
6、书的模样,到现在还在眼前可是从还在眼前的模样来说,却是一部刻印都十分粗拙的本子纸张很黄;图象也很坏,甚至于几乎全用直线凑合,连动物的眼睛也都是长方形的但那是我最为心爱的宝书,看起来,确是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一脚的牛;袋子似的帝江;没有头而“以乳为目,以脐为口”,还要“执干戚而舞”的刑天
7、他所改正的讲义,我曾经订成三厚本,收藏着的,将作为永久的纪念不幸七年前迁居的时候,中途毁坏了一口书箱,失去半箱书,恰巧这讲义也遗失在内了责成运送局去找寻,寂无回信只有他的照相至今还挂在我北京寓居的东墙上,书桌对面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于是点上一枝烟,再继续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疾的文字
8、不知怎地我们便都笑了起来,是互相的嘲笑和悲哀他眼睛还是那样,然而奇怪,只这几年,头上却有了白发了,但也许本来就有,我先前没有留心到他穿着很旧的布马褂,破布鞋,显得很寒素谈起自己的经历来,他说他后来没有了学费,不能再留学,便回来了回到故乡之后,又受着轻蔑,排斥,迫害,几乎无地可容现在是躲在乡下,教着几个小学生糊口但因为有时觉得很气闷,所以也趁了航船进城来
9、长妈妈曾经讲给我一个故事听:先前,有一个读书人住在古庙里用功,晚间,在院子里纳凉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答应着,四面看时,却见一个美女的脸露在墙头上,向他一笑,隐去了他很高兴;但竟给那走来夜谈的老和尚识破了机关说他脸上有些妖气,一定遇见“美女蛇”了;这是人首蛇身的怪物,能唤人名,倘一答应,夜间便要来吃这人的肉的他自然吓得要死,而那老和尚却道无妨,给他一个小盒子,说只要放在枕边,便可高枕而卧他虽然照样办,却总是睡不着,——当然睡不着的到半夜,果然来了,沙沙沙!门外象是风雨声他正抖作一团时,却听得豁的一声,一道金光从枕边飞出,外面便什么声音也没有了,那金光也就飞回来,敛在盒子里后来呢?后来,老和尚说,这是飞蜈蚣,它能吸蛇的脑髓,美女蛇就被它治死了
10、初进去当然只能做三班生,卧室里是一桌一凳一床,床板只有两块头二班学生就不同了,二桌二凳或三凳一床,床板多至三块不但上讲堂时挟着一堆厚而且大的洋书,气昂昂地走着,决非只有一本“泼赖妈”和四本《左传》的三班生所敢正视;便是空着手,也一定将肘弯撑开,象一只螃蟹,低一班的在后面总不能走出他之前这一种螃蟹式的名公巨卿,现在都阔别得很久了,前四五年,竟在教育部的破脚躺椅上,发现了这姿势,然而这位老爷却并非雷电学堂出身的,可见螃蟹态度,在中国也颇普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