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故事 > 励志故事 >

有一个女孩在荒野中习得社会性

关键词:《蝲蛄吟唱的地方》
  如果,有一个女孩在荒野中习得社会性!
 
  很久没有读到让我这么兴奋的书了。前几天,读过《你当像鸟飞向你的山》,被作者的人生打动,特别是成长中的暴力与自我反思部分。本以为这本和前者一样,由女性讲述女性困境的故事,没想到一开始读就停不下来了,且因为流畅美妙的文字、对湿地的描述、以及个人经验夹带着浓烈百倍的感情。
  我是一个沉迷“姐妹情谊”(Sisterhood)的人,但我要承认,我非常喜欢这本书超越了姐妹情谊的叙述框架。因为这有个陷阱,对很多女性来说,姐妹情谊并不存在,它不是那么可靠,无从幻想更不应该过分依赖。更是因为,处于野保行业中,对作者描写自然与女性的连接,有无数处感同身受的地方。
 
  人生起点悲惨如基娅,也有一些姐妹情谊时刻。母亲苦中作乐的指甲油,填补母亲角色的玛贝尔,保护她的社区工作者;然而所有人都离她而去,她拥有的只是像受伤小兽一样的敏感、生存本能和孤独。熟知危险、欲望、背叛、杀戮,她的湿地教会了她太多,更多是生物性的。她习惯于悄悄地埋伏在湿地背后,竖着耳朵倾听潜在的危险,不把自己的肚子暴露出来。
 
  她要在异常艰难中实现她社会性的一面,无论是残忍的,还是美好的。这些渠道主要由男性角色赋予。施与残存温暖的暴力父亲;将她卷入一场小镇上顶级舆论旋涡的蔡斯;教她识字、第一次填满了她的心的泰特;处处帮助她支持她,一同处于小镇歧视链最底层的黑人老跳;还有治安官、她的编辑、她的律师。当然后几位次要角色也是因为故事年代不允许女性从事这些职业。
 
  这些男性有极其顺从自己生物性发展而不加约束的。父亲酗酒、没有上进心、暴力,将参加战争看做是展示自己(男性)尊严的方式;蔡斯好色欺诈,豪华游艇是他炫耀雄性特征的道具,用来收割女性战利品,并动武企图强奸女主角。女主角运用大自然的规则解读这些讯号并纳入自己的生存指南,变得更加敏感、孤独。
 
  另一边则是赋予美好社会性的男性。底层黑人老跳在小女孩成长过程中给予了很多生存上的帮助,对女主角来说,是真正的爸爸角色;优秀男性代表泰特通过教育和生物学给她搭建了桥梁,让她在接纳自己的生物本能之时习得背后的美和规律,又不需要彻底接纳人类。她得以在创作中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当然,起点都是尊重、耐心和爱。
 
  “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她被带回这个世界了。她觉得自己被什么拴住了,又从其他什么中解脱了。”
 
  对于一个恶劣环境中独立生存的小女孩来说,基娅的社会性以一种非常残忍的方式实现。最终她拥有了自己的土地、房屋、爱人,和受人尊敬的事业。八百美元买下的湿地,不仅有伍尔夫“一间自己的房间”的意思,还有了些她收纳自然的意思。她不只是生存在这片土地的生物,她有能力庇护这一片的土地与所有的生灵。
 
  她也明白了,“爱情不是生物之间奇怪的交配竞争;古老的生存基因仍以某些不讨人喜欢的形式潜伏在人类遗传密码的迂回曲折之中。”
 
  因为人是更复杂的东西。
 
  读完这本书我才知道,作者是一名生物学家,也是一名有一定争纷的保护工作者。这让我想起一点,在我们认识动物的过程中,总是会带入人类的观点,并努力想印证一些观点。将强奸当成政治手段的黑猩猩(或其他有着强奸行为的物种)和对散布基因的本能驱使是不是说明男性强奸的正当性?选择一夫一妻和一夫一妻/一夫二妻并存社会结构的长臂猿,改变哪些因素,能影响它们做出完全不同的选择?雌性是精明的利己(包括后代)者,会让女权主义削弱正当性吗?
 
  我们平时的野外工作,也常常见到这种分裂,大男子主义的傲慢投射在阐述自然的方式中。对于特定物种的行为,生物学总能找到原因,但是啊,人类不一定适用。解决的办法,我想,是给予女性同样阐述与实践的机会。“一个喜欢鸟的人没道理是个卑鄙恶劣的人。”谋杀是卑劣的吗?我实在喜欢这一部分,危险的人性。
 
  你看书里,在非常规的生活环境里,基娅有了对人类更完整的认识和自己生物性与社会性结合后更复杂的实践(漂亮的实践!)。
 
  “基娅知道,这里并不需要评判对错。这并不邪恶,只是生命的本能冲动,即使这是以牺牲某些参与者为代价。从生物学角度来看,对错不过是不同光线的同一种颜色。”

    上一篇:大象与小蜜蜂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